回主页
言情小说网 · 言情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言情小说 > 风流痞子 >

7

    张家榆怒瞪着他,气极的话锁在喉咙,却怎么也吐不出来。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两人拉拉扯扯下,计程车终于停下。
    裘皓丢了几张大钞后,连忙拉她下车。
    这时张家榆才发现这里不是他家,好像是在山上的某楝别墅?
    “这里是哪?”
    “上次你去的地方是我家,那个家是属于我们全家人的,但是,这里可是我一个人的,而且,所有景观全由我自己设计,怎么样,还不赖吧?”
    他趁张家榆征茫的空档,已将她带进了屋内。
    张家榆忽然回神,“不管这里是谁的,我都不愿意待在这儿,让我走——”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一吃起味来还真是让人受不了,你不是很欣赏我设计的作品吗?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卧房,让你评估一下够不够罗曼蒂克、合不合你的意?”
    裘皓连哄带骗的将她带上楼中楼,一到上头,张家榆才知道这整个楼而就是他的卧房,没有隔间、没有屏障,看起来很宽敞、舒畅,也有他的自我风格,但是,这里已不是她该来的地方。
    “是很不错,我这样的评语可以了吧?如果没事的话我要走了。”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她的眸眶中又溢出泪水,怎么抹也抹不散……
    就在她转身的刹那,他立刻由后抱住她,“不准走!我说过我从不让人甩的。”
    “那就当作是你甩了我吧!”张家榆拉扯着他的手,语气听来委屈极了。
    “这怎么成?”
    突然。裘皓一个使劲将她抱上床,乘机扑在她身上,压缚住她。
    “你别乱来……”张家榆心头一阵慌乱,紧接着身上的礼服拉链已被他拉下……
    张家榆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,也忘了他们究竟做了多久?她只知道自己好累好累……累得都快虚脱了,不知不觉便在柔软的床上睡着了。
    当她眼睛一睁开,只知道浑身酸麻,连翻身都觉得痛苦。挣扎了一会儿,好不容易完全清醒了,她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,但此刻,整张床上只睡着她一人,裘皓已不知去处。
    凌乱的床面说明了他俩昨夜的激狂,枕头上还留有他的余温、他的味道,可是,他的人呢?
    一忆及他的霸气与残酷,张家榆就忍不住淌下泪来。
    他若当真无心于她,又何必这么对她?她一向很有自知之明,与其它女孩相比,她只不过是个最普通的女人,比她更美、更漂亮的女孩子何其多?就拿华菁菁来说吧!她不但妩媚动人,还婀娜多姿,令女人见了都羡慕,何况是男人?
    但他昨晚为何要追上她,还强制将她绑来这?他宁可牺牲掉和华菁菁在一块的时间吗?太多的疑惑在她的心底丛生,她不明白他是真的有点儿喜欢她,或是如他所言,因见不得被她甩了,才会对她施予报复的手段。
    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未发现房门已打开,裘皓就站在门口,“一大清早就叹气,对身体不好。”
    张家榆倏然一惊,看着他依旧英挺的脸庞,竟呐呐地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“饿了吧?我做了三明治,要不要尝一口?”裘皓捧着一杯牛奶和一个三明治来到她面前,并坐在她身侧,目光如炬地盯着她一丝不挂的身子瞧。
    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,忽地抽了一口气,拉起被于掩身,天!她怎么忘了?!
    “别遮了,你越遮就越能撩起我的欲火。”他扬眉一笑,有意捉弄她。
    “啊!”她还真是被他所骗,双手紧紧抓住被子.吓白了一张小脸!
    “好了,不闹你了,快吃吧!”他拿起三明治递在她手心,“你待会儿不是还有课?赶快吃完我送你去学校。”
    他唇胖浮起一抹笑,又回到以往的飒爽感受,张家榆简直难以相信他就是昨天那个凶狠无情的男人。
    他自然也看出了她的迷惑,炯炯的黑眸定住她的脸,讪讪地一笑,“昨晚是我太粗暴了,我实在不该那么对你,偏偏你就是喜欢惹恼我。”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不希望自己成为你玩弄感情的对象。”张家榆委屈地说。
    “算我向你道歉,但我希望你能听我一次,相信我,我是真心想追你,别再说一些话来气我了,好吗?”
    他以十分暖昧的目光与她对视,青湛的下巴在她耳边厮磨,耳语诱哄道。
    她只觉一股躁热窜上脸颊延至耳根,已不知该如何接话?
    “嗯?肯不肯答应我?”他暖昧的低语。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……你真的舍得华菁菁吗?”张家榆抬头,轻轻地发问。
    裘皓迟疑了一下,随即笑了笑,“她又不是我什么人,我当然舍得下了。”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只想再求证一次。
    “我跟你保证,我裘皓之所以追求你,是因为喜欢你,否则,我何必浪费时间在你身上呢?小傻瓜!”他轻淡的语气平缓有力,牢牢地缠住张家榆的心,让她对他深信不疑。
    “我若交了心就会很认真,是再也禁不起欺骗的。”张家榆提醒他。
    “你放心,难道只有你一个人认真吗?”裘皓拿过牛奶杯,一瞬也不瞬瞅着她,“为了避免你再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,我看我得用牛奶堵你的嘴。”
    裘皓先喝了一口,旋之覆住她的唇,将口中的牛奶哺渡给她。
    张家榆惊得面红耳赤,心口直跳得不停!她轻抚着脸颊,“你先出去,等我吃完东西,穿上衣服就去找你。”
    “怎么,又难为情了?”他诸笑了一声站起,把牛奶交在她手上,“那赶快吃吧!我到外面等你。”
    张家榆点点头,目送着他走出房间后才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,滑腻的蛋汁流入口中,还夹带着浓浓的火腿香,滋味还真不错呢!
    这两天里有太多的变化,连带她的心情也变得纷杂,她能再相信他吗?
    看着手中的三明治,张家榆明白,无论自已信不信他,但爱上他的心是再也收不回来了。
    将张家榆送回家换好衣服,再送她到学校后,裘皓便开车转往华宅。
    当他一见到华菁菁,立刻如他所预料般,她发了一顿好大的脾气。
    “你来干嘛?你不是跑去追别的女人了吗?现在才在我面前假惺惺,谁会相信你?”华菁菁发飙怒骂着。
    “我知道是自己理亏,让你骂吧!”裘皓高举双手,做出一副逗人的投降状。
    其实,他会和华菁菁走得较近,完全是因为两家长辈的撮合,他们两大集团不仅在商场上的关系良好,彼此的父母亲又是挚交,华菁菁更是和他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。所以,长辈都希望能亲上加亲,促成一段良缘。
    “你别以为装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我就会原谅你。”华菁菁被他这么一逗,怒气果真消了不少。但是,向来高傲的她绝不可能就此低头,她非要他好好地跟她道个歉不可。
    裘皓性感的唇瓣弯起一道迷人的弧度,每回碰到这种情况,他也只好自圆其说,信不信就由她了。
    “你也知道她是张帆的姐姐,张帆又是我们俱乐部里的人,他推荐他姐姐做我的女伴,我怎能不答应呢?”
    “难道你就不会告诉他,你已有女朋友了?”华菁菁可没那么容易摆平。
    “你不是和朋友去欧洲玩吗?我哪知道你那么快就回来了。”他闲逸地靠着沙发,对她露出一个万人迷的笑容。
    她一听,更是蹙眉瞪跟,“哦!原来我一不在,你就去找别的女朋友,那以往你曾经趁我不在的时候追过几个女人?!”
    裘皓苦笑地摆摆手,装成一副认栽的模样,“你又何必吹毛求疵呢?男人嘛!天底下有几个是完美的!”
    他就是不明白,为何女人全是一个样,老要男人为她们守身?还没结婚就限制那么多,将来结了婚那还得了?
    若非他老爸硬要他追上华菁菁,否则,就要把那楝他精心设计的别墅拆了做其它的用处,他才懒得来这儿和她软言软语呢!
    每每想起这件事,他就一肚子火。
    “你怎么还说这种话,你……你给我滚——”她猛一跺脚,大声哭了。
    裘皓嘲弄地撒撤嘴,眉头蹙得老高,“好吧!既然说破了嘴你也不肯原谅我,再留下也没意思,那就拜拜了。”
    他才一转身,立刻吓得华菁菁返身抱住他,拉下脸笑道:“别这样嘛!人家只不过是闹闹脾气,这样你就受不了了?”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是吃硬不吃软。”
    袭皓自得的一笑,早知道拿这招来对付华菁菁,绝对管用。
    “你就会这么对我。”华菁菁不依地蹶高唇。
    “好了,算你我各让一步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,我最讨厌无理取闹的女人了。”
    “不行,你得答应我,以后不可以再去找她,更不能和她见面。”华菁菁就是不能容忍他心里还有别的女人。
    “我说菁菁啊!你的占有欲也未免太强了吧?家榆好歹也算是我的朋友,你怎么能限制我们能不能见面呢?”裘皓蹙起眉!不悦地说。
    再说,他答应张帆的事才进行到一半,他才不愿就此认输呢!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她年纪比你还大,你不会是和她来真的吧?”华菁菁拉着他的手!急得快哭了。
    “我只是说不可能不和她见面,又没说爱她,你哭什么?”他有些不耐地皱起居,极不喜欢她这种小心眼的个性。
    华菁菁看出他的脸色不对,连忙收了口,好舒缓这种怪异的气氛,“要不,你带我去逛逛街好了。人家刚从欧洲回来,买了好多漂亮的衣服都还没有展示的机会,好不好嘛?”
    裘皓撇撇唇,拧了拧她的鼻尖,“就知道你又想花钱了,可是,别忘了动作要快,我可没耐性等人。”
    华菁菁娇娆地圈住他的颈子,在他微露的胸膛印上热吻!“别这样,晚上我会给你好处的,知不知道在欧洲这半个月里,我可是想死你了。”
    他低头咬了咬她的小嘴,魅惑的一笑,“那就早去早回吧!”
    裘皓接着她走出华宅,两人首先逛了几家委托行.华菁菁一口气挑了不少东西,当然全都记在裘皓的帐上。
    他一向花在女人身上的手笔都满大的,自然不会把这些小钱放在心上,这也就是为什么女人总喜欢缠着他的原因之一。
    女人和他在一块,不仅有帅挺的男人可爱,还可以从他身上捞到好处,所以,他这个黄金单身汉可说是众多女子趋之若骛的对象。
    “菁菁,好了没?你不是吵着要去吃日本料理,去晚了可没位子了。”
    裘皓看了看表,不禁摇头叹息,想不到她一买起东西,连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,只见她一套试穿过一套,丝毫不显疲累,令他不禁佩服她的体力了。
    “你不会先打通电话去预订位子吗?”看着这些琳琅满目的漂亮衣服,华菁菁才舍不得走呢!
    “那家日本料理店是拒绝预约的。”
    “那么践啊!那干脆换一家好了。”华菁菁嘴里念着,手上还不断地挑选着新衣。
    她那副一黏上喜欢的衣服就怎么也放不开手的样子。让裘皓不禁拧起了眉毛,他有些愤然道:“如果你还坚持留在这儿,那你就留下吧!”
    突然,他想起了张家榆,若换作是她,她绝不会浪费金钱和时间在挑选衣物上面,一定会把握和他在一块的每一分、每一秒。
    “你最近是怎么搞的?老爱生气,不挑就不挑了,以后我会改掉这个毛病,别气了好不好?”
    她就怕裘皓不理她,只要他一端起架子.她就会立刻软化,一心讨好他。
    裘皓无奈的摇头,更了解不用三分钟的时间,她又会忘了自己刚才所说过的话。
    裘皓开着车带她前往日本料理店,殊不知当他停好车带着华菁菁进入店内时,却正好被坐在角落和朋友一起用餐的王洛瞧见。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”裘皓状似温柔地问。
    “我是日本料理的崇尚者,从不挑的,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。”华菁菁故作体贴地说。
    “好吧!”裘皓拿起菜单,点了几道华菁菁喜欢的菜色后,突地又问:“昨天和你一块去酒会的那个保罗是谁?”
    华菁菁的笑立即凝住在脸上,支吾其词地说:“他……不过是一个朋友。”
    “朋友而已?还是你这次游欧时带回来的男伴?”裘皓看着她的眼睛,淡淡地问道。
    其实,他并非生气也不是吃醋,只是讨厌那个保罗昨晚擅自将张家榆搂住的恶心样。下回若见着他,肯定要好好赏他一记拳头。
    至于,他为何会有这种想法,裘皓也不明白,只知道他咽不下这口气。
    “不——不是的——”华菁菁急着辩解,却又说不出话来,那模样真的让人不禁怀疑。
    “不是吗?我怎么从不知道你有洋人朋友?”裘皓半眯起眼看着她。
    华菁菁有些胆怯了。其实,裘皓猜的没错,保罗正是她这回到欧洲旅游所认识的男伴,两人一路旅游了十来天,结果,她怎么也甩不掉他,只好将他带回台湾了。
    “你……吃醋了?”她谄媚地偎着他,有意转移话题。
    裘皓忽然将她揽进怀里,轻啄了一下她的唇,在她耳畔轻言,“我想他的床上功夫是不是比我还好?”
    “他哪能跟你比——呃……”华菁菁急忙捂住嘴。天!她被他套出话了。
    再看看他,发现他的脸色并没有什么不对,于是魅惑地回吻他,伸出滑舌舔舐着他的下巴,双手更大胆地钻进桌下,抓住他隐藏在裤里的亢奋。
    她以为这个空间隐密,不会有人看见,却不知道王洛早已将这一幕全都纳入眼中。
    “现在就受不了了?”他的目光使坏地勾住她。
    “是不是我半个月没陪你,让你心痒难耐的去找那个老女人,待会儿我一定好好的伺候你,保证把你脑袋里所有女人的影子全都掏空。”
    华菁菁手下的动作更狂鸶,蓄意挑起他的欲望,转移他的注意力,最好,让他忘了保罗这个人。
    “你是有意让这顿饭吃不下去?转移阵地到隔壁的宾馆吗?”他话语中带着一丝暖昧,嘴角噙着一朵小小的笑花。
    “这也可以呀!反正我也不饿。”她卖弄风情地笑了笑。
    “不过我饿了,咱们还是等一下吧!”裘皓技巧地拿开华菁菁大胆的手,慢条斯理地说。
    华菁菁这才不情不愿地收回手,嘟起红泼泼的小嘴说道:“好嘛!你说怎么就怎么吧!不过,今晚我绝下会放过你。”
    裘皓恣意盎然地挑高眉,煽情地说: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    第四节的下课钤声响起,张家榆捶了捶双肩,伸了伸懒腰,走出教室。
    今天一个上午她就有四节课,若非有很好的脚力和体力,还真不是平常人熬得下去的。
    但她向来就以教育为重,所以,对这点辛苦丝毫不以为意.正当她心满意足地带着笑容返回办公室时,却乍见有一阵子未见的王洛竟待在里面等她。
    “王洛,你怎么来了?”张家榆迎向他,“好久不见!”
    “是啊!都快半个月了。”
    “你坐,我帮你倒杯茶。”她客气地说。
    “别忙,家榆,我找你可不是为了一杯茶啊!”王洛笑笑的回应,目光依然不自主地胶着在她的脸上。
    张家榆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,连忙低着头促狭回道:“要不我泡杯咖啡给你,这可比白开水值钱一点吧?”
    她的话惹得王洛哈哈大笑,“真的不错,你比以前要活泼多了。”
    听了他这番话,她禁不住小脸泛红,显现出小女人羞涩的模样。
    王洛自然看得出来她的娇颜是为袭皓而展现,于是有些酸涩地探问:“是不是想起裘皓了?”
    “你!你怎么知道?”她没料到他居然会猜中她的心事,因而变得更腼腆更窘迫了。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你那张脸会说话,骗不了人的。”王洛凝视着她柔美的容颜,心情依旧是蠢蠢欲动。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张家榆摸了摸脸庞,天真无邪的模样尽露。
    “我怎么敢骗你呢?只要你一想起裘皓那家伙,脸颊就会发亮。”他有意逗她。
    “啊!你唬我……”她气得双手叉腰,伸手想打他。
    “好,……我求饶了!你不是要请我喝咖啡吗?就让我尝尝你的手艺,看看你泡咖啡的技术究竟如何?”王洛嘴角泛起薄薄的笑意。
    “你哟,取笑我还敢向我要咖啡喝?”她对他扮了个鬼脸,“算了,远来是客,不跟你计较了,你等会儿。”
    张家榆柔美细致的小脸微扬,笑着走到墙角的饮水机旁为他调配咖啡。
    不久,当她将泡好的咖啡递到他眼前时,王洛却显得有些踌躇地接过手,他欲言又止地说:“家榆……”
    “嗯?”她蹙着眉与他对视,“你好像有话想说?直说嘛!”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你有没有想过你对裘皓是这么认真,那他对你是不是真心的?!”他考虑了半天,还是说出口。
    虽然他明白,如果把这件事透露给她知道,她一定会深受打击,也一定会痛苦难过,但是,他就是因为爱她,才不希望她越陷越深,到最后无可自拔了,那样的伤害才是最深最重的。
    长痛不如短痛啊!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会这么问呢?”她脸色突然一变,眉心拢蹙。
    “你别管这些了我只想知道,你能确定他对你的情爱是真心的,完全不含杂质吗?”他搁下咖啡杯,紧抓住张家榆的双臂,谨慎地逼问。
    张家榆的喉头瞬间像被无形的钢丝勒得死紧,神情变得十分怅然,“其实……其实我也不确定,有时候他表现得很关心我,有时候却一连数天没来找我。说实在的我也抓不住他的心。”"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既是如此,你为什么还要跟着他,宁可让他伤得你千疮百孔、体无完肤呢!”王洛激动地说。
    他不明白张家榆对裘皓既然是这种感觉,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块?难道她宁愿舍弃他的真心真爱,也宁可选择裘皓的虚情假意?`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说?这只不过是我个人的感觉,我知道裘皓绝不会骗我的,你不能因为这样就定他的罪。”
    张家榆的眸底滑过一抹受伤的泪雾,两片唇也因此而微徽颤抖。
    “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,家榆……你太信任他了,他在背地里做了什么,你完全被蒙在鼓里,这样的感情能够长远吗?我实在很怀疑……”
    王洛很想直接挑明了说,但她对裘皓的感情又让他开不了口。不过,若要他就这么回去,他实在办不到。
    “王洛,你想说什么就坦白说吧!我想我可以禁得起任何的打击。”
    她可以想象,王洛这次前来绝非是为了闲聊这般简单,他一定是想告诉她什么,只是难以启齿罢了。
    “我说了你可别难过,更别怨我。”王洛先声明。
    “说吧!我没必要怨你。”
    “难道你不会恨我坏了你的美梦?”他开始后悔来这一趟,他很担心用情至深的她已挽回不了付出的心,反而却让她痛不欲生。
    “不会的,你说。”她定定地看着他,心里已有准备接受往何的打击。
    王洛叹了一口气,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定神,“是这样的,我昨天遇到裘皓,他和别的女人一起在餐厅里吃饭。”
    张家榆暗自松了一口气,“你也太敏感了,或许那个女人是他的朋友,两人去吃吃饭没什么关系。”
    她天真无私的想法简直让王洛不知如何接腔?“可……可是他和那个女人在餐厅的角落相互亲吻,还彼此做出难以入目的动作,这样你也没关系吗?”
    他简直气极了,恨不得能拿一支榔头敲醒她的脑袋。
    张家榆微愕,怔仲地看着他!那双幽渺的黑眸蕴含了多少的不相信;“你……你是说真的?”
    “我当然是说真的,我告诉你,这些绝非是要破坏你们的感情,只是希望你明白那样的男人并不适合你。”
    王洛呼了一口气,无奈的道:“我言尽于此,你好好的想想,甚至可以去向他求证,我只希望你幸福快乐。那不打扰了,再见。”他对她微微一颔首,随即抿着唇离开了张家榆的办公室。
    “王洛——王洛——”
    待张家榆回过神追了出去,他已走远……
    而她的心却已摇摆不定,只想去向裘皓问个明白。
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