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言情小说网 · 言情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言情小说 > 跟班小娘子 >

第六章

    这夜,雪沁时睡时醒,不是很安稳,因为她直担心汪洋待在外面会不会着凉了?
    好下容易熬到天亮,她立刻出去,正好看见他牵着马儿过来。
    雪沁徐步走向他,关切地问:你去哪儿了?
    牵马儿去吃草喝水。他一边梳着马儿的鬃毛,一边说着。
    雪沁瞅着他,发现他神清气爽,一点儿也看不出倦意,昨晚你睡在哪儿?看来精神还不错。
    这边到处都是草地,哪儿都能睡。他不在意地说道。
    雪沁的表情显得无辜,她感觉得出从昨天晚上起他的反应就很冷淡,难道是对她的气还没消吗?
    可以上路了吧?早点回府,你也可以吃早膳,更可以好好睡一觉,补充体力。本想再弄些热食,可是这里有的除了山薯还是山薯,那东西吃多了会消化不良呀!
    我知道,走吧!他再次朝她伸出手,有意扶她上马。
    不了,少爷先回府,我用走的就成,天亮了,镇上人也多了,总得避避嫌。她可是为他着想。
    避嫌?他冷笑出声,是呀!不是说这辈子都是我的人了,还需要避什么嫌?该不会是怕我问些让你难以回答的问题?
    不是的少爷,我只是担心被老爷夫人知道了,他们会——
    会骂你还是数落我?还没发生就这么担心?
    她垂着小脸,已不敢再说任何一句话。
    那就随你了。汪洋于是猛挥缰绳,迅速从她面前消失。
    雪沁深吸口气,缓缓朝府邸的方向移步,然而每走一步她的心就揪痛一下。
    好不容易她终于回到汪府,才进门往大厅走去,就听见夫人的盈盈笑声,你这孩子一去就没消息,知道娘有多担心吗?
    才不过几天,娘别多虑了。汪洋立刻安抚道。
    我想也是,实在是娘舍不得你离开。汪夫夫直摸摸他的脸,好像瘦了不少,娘去炖些补品给你吃。
    不需要。他摇摇头。
    这不费事的。她欣慰地说:我这就去厨房准备,你先回房好好休息,或净个身,将一身的疲惫全给洗去。
    好的。
    快去吧!汪夫人这才想到什么,左右张望着,咦?雪沁那丫头呢?不是听说她和你一道去了吗?
    我在这里。雪沁闻言,立刻走了进来,夫人有何吩咐?
    你怎么说走就走?连跟我禀报一声都没。汪夫人一见雪沁就开始算帐,就算少爷人好护着你,你心里也该有我这个主子吧?
    娘……汪洋没想到会这样,是我临时带她走的。
    好了,别为她说话,快去吧!汪夫人发泄过后便走出大厅,直往厨房而去。
    少爷,你先回寝居,我去烧些水。她恭谨且尽职的对他说道:晚点儿我就会去见你。
    我娘的话,你不要介意。他眯起眸。
    我怎会介意呢?她笑着摇摇头,本就是我不对,当时是真的被开心冲昏了头,忘了禀报夫人。
    是,你很伟大,不管怎么被骂都没关系,好,我先回房去。汪洋多希望她能对他小小抱怨,就像小女人对男人的撒娇也行,为什么她总要故作坚强?
    少爷……那你说我该怎么办?难道要气夫人还是恨夫人,就算这么做又能够挽回什么?听他说了这句话,雪沁终于气不过地对着他的背影喊道。
    你说什么?他顿住脚步,回头瞧着她因激动而泛红的小脸,我只是要你该辩解的时候也要为自己辩解。
    辩解吗?我……算了!她有为自己辩解的权利吗?如果逞一时口舌之快,她可能已被赶出府了。
    算了?也好,就算了吧!汪洋叹口气,怪自己干嘛多嘴,他的关心可能她一点儿也感受不到吧?
    雪沁轻咬下唇、握紧双拳,无法将心底的闷疼说出口。
    看着汪洋步向寝居,她便去烧热水,让少爷好好梳洗一番。
    水烧开后,她请小厮扛进房里,之后也跟着进去,对汪洋说:少爷,可以洗了。
    在从前,每次到这时候,他一定将她给遗走,说什么都要自己来,但今天他却朝她展开双臂,魅惑地蜷起嘴角,帮我褪衣吧!
    雪沁诧异地凝住呼吸,傻傻地望着他,呃……少爷的意思是,要我为你更衣?
    没错,这不是奴婢该做的吗?他肆笑道。
    对,是我该做的。她深吸口气,颤着手为他褪下外衫,直到内衫解下后,她竟然停了下来!
    怎么不继续?他正等着呢!
    是,少爷。她在心底下停告诉自己不要太拘谨,免得又让他笑话了。
    望着他结实纠结的胸肌,她的呼吸愈来愈急促,小脸也愈来愈火红。
    怎么脸红成这样?他肆笑道:原来你还会当我是个男人?
    他的话让她心一惊,为他褪衣的手蓦然一顿,随即抽了回来,呃!已经好了,少爷快点净身吧!虽然他还剩下一件长裤,但她已浑身焚热的待不下去,打算夺门而出。
    等等。他将她拉了回来,故意说道:还没完呀!怎么不做完呢?既然决定一辈子服侍我,应该不会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到吧?
    不可以再继续了,嬷嬷有交代,只要做到这里就行了。真气人,他是故意的吗?为什么他老是要为难她呢?
    哦?真的就只是这样,如果我要求再继续呢?他狂野的眼底燃烧着烈火。
    他的挑衅太过火,雪沁受不得激地说道:好呀!既是少爷的命令,那我就做!
    小拳头紧握又松开,好一会儿才上前拉开他的裤腰带,但不知是紧张还是怎么的,她却愈拉愈紧,到最后那结却缠得解不开了。
    怎么办?她紧张得都快哭了。
    你是存心的?算了,我来好了。他不想再试探她了,这丫头只要一要狠起来,可是什么事都敢做,瞧她刚刚不就大胆的要将他全身剥个精光吗?
    见他终于愿意放弃捉弄,走进后面净洗,雪沁才松口气,否则她真怕自己会被体内无由焚起的热火烧死。
    少爷呀少爷,你刚刚是真心的,还是只是逗我而已?真的把我都搞迷糊了!
    ***
    夜深了,雪沁待在房间望着直晃动的油灯,怎么也睡不着。
    握着胸前的葫芦坠,还有那条金链子,她不禁想问他,他送她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?
    既然对她没感觉,就不该对她太好,但是也别像现在这样净找她麻烦呀!
    是我哪里做错了吗?怎么觉得他好像愈来愈讨厌我?又老是说些似暗示又似嘲讽的话,这教我如何解读呢?
    因为睡不着,她来到院子散步,看着天上闪烁的星星,思绪又渐渐飘远……飘到儿时幸福的时光,有爹娘护着、疼着,有一个家依靠着,还有个乖巧的弟弟,可是现在她却觉得好孤单,因为她连自己心爱人的心思都摸不透呀!
    老天,我该怎么办?请祢帮帮我呀!我……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见汪洋的声音,你要老天帮你什么?倒下如自己帮帮自己吧!
    少爷!她倒吸口气,连忙低头道:这么晚了,你怎么会来这里呢?
    当然是来看你。他双手负背,一步步靠近她。
    她眨眨眼,不知道该如何猜测他的来意,只好傻傻地问道:呃……少爷,有事吗?
    汪洋深叹口气,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?
    我还是不太明白,对不起少爷。她也很想知道原因,但这次她不敢再乱说了,深怕又一次碎了心。
    记得你上次问我,我喜欢你吗?其实我说了谎。今晚躺在床上,他同样失眠,一直无法让自己的心好好安定下来,有话不能说这不是他的个性,如果再继续下去,他相信先崩溃的会是自己。
    她定住神,牢牢望着他,不敢遗漏他接下来的任何一句话。
    对,我喜欢你,你问我的时候并不是这么确定,但现在我已经很确定了。
    说时,他已激动地攀住她的肩,那你呢?
    我……她的心跳得好快。
    老实说没关系,如果你还是只能拿我当少爷、当主子,这话我以后不会再提。他的目光很诚挚地望着她。
    雪沁抽噎着,早已热泪盈眶,看见这样的她,汪洋怎不心知肚明呢?
    你也喜欢我的对吧?否则不会说要伺候我一辈子?知不知道一辈子有多长,不爱的话又怎能轻易说出口?说着,他用力揽她进怀中,紧紧抱着。
    我当然也喜欢你,只是我能喜欢吗?她吸了口气,老爷、夫人会接纳我吗?我很怕——
    虽然我回家了,但是我还是我,我自己的事可以自己负责,你不用担心那些。他很坚定地说。
    你的意思是我们真的可以吗?她终于稍稍放宽心,脸上也多了份笑容,还有丝丝羞涩的神情。
    瞧她含羞带怯的模样,汪洋蓦然心动,下一刻便猝不及防地覆上她的柔唇。
    这个吻是来得这么突然,将雪沁的心给烘得好热好热,明知不行,但是她却彻底沉沦了,只因为他说爱她。
    他是如此的狂炽且霸气,将她的心整个占领,她好想告诉他,不仅这一生,就算下辈子、下下辈子,她都希望能和他相守在一起。
    把嘴张开。他低哑地命令道。
    什么?她不懂,才开口,他的狂舌已长驱直入,缠绵汲取她口中的芳津,迷幻着她的心。
    他一手箝着她的下巴,好让自己能更贴近地吻她、爱她,直到她几乎无法呼吸时才徐徐放开她,望着她红通通的小脸,微喘的气息,他再次将她搂进怀中,牢牢缚锁着她娇小柔软的身子。
    少爷!她轻喊道。
    嗯?
    那丁姑娘呢?她仰起小脸,你不是喜欢她?
    对,我曾喜欢过,但在真正认识她之后,才明白我们的想法差距太大。他笑望着她,怎么?吃味儿吗?
    不……不是,我明白丁姑娘比我还好,也比我漂亮,我从来没想过要与她比较。她很认真地说。
    我当然知道,你向来大方得不得了,直将我推到她身边,光这点就让我非常生气。他拧起眉说。
    怎么这么说?她噘起小嘴儿,我还以为是自己一相情愿的喜欢少爷,哪敢想这么多,少爷又在笑话我了。
    我怎敢笑你,你这丫头一闹起别扭可以三天三夜下吭一声,说穿了我都怕你呢!汪洋笑着拧拧她的腮帮子。
    好痛!她低嚷了声,但是表情中净是甜蜜。
    知道吗?现在我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个好觉了,这几天我都失眠呢!他这才老实地道。
    那么今晚一定要好好睡,快去歇息吧!她握住他粗实的手,今晚我一定会作个甜美的梦。
    好,那我回去了。再次亲吻了下她的额、眉、眼、唇,他又按撩不住深深地、持续地吻……
    然而,住在雪沁隔壁房的奴婢因为口渴想喝水,一出房门就惊见这一幕,她吓得捂住嘴,惊讶地看着少爷与雪沁的亲密动作。
    快回去吧!给人撞见了可不好。她笑着推开他。
    好,我马上离开,明晚到我房里陪我。汪洋的话语中暗藏丝丝挑逗撩情的意味。
    雪沁小脸蓦然一红,憨柔的点点头。
    那我走了。汪洋畅然一笑后,旋身便走。
    雪沁望着他的背影,直到他完全消失后,这才微笑的走回自己的房间。
    她完全料不到,明天即将会有什么风雨。
    ***
    隔日天方亮汪洋便起床,原以为他会是第一个早起,没想到才走出屋外就见雪沁已拿着扫帚在清扫屋外长廊。
    少爷,你醒了!见他这么早出来,她也很意外。
    既然你都来了,就跟我去个地方吧!他笑着抓住她的手腕,直往府门外走去。
    你要带我去哪儿?雪沁仓皇地问道:我工作还没做完,不能说走就走,少爷你放手。
    别再少爷少爷的喊我,直接喊我名字。他这话虽然说得随性,但命令的意味十足。
    不行这样。这教她怎么喊得出口。
    他煞住脚步,猛回头盯着她的眼,你到底怎么了?你是不是我的人?要不要听我的话?
    她顿觉胸口有暖流滑过,少爷……
    别再喊我少爷。他板起了脸。
    那我要喊你什么?
    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吗?汪洋,还是想更亲热点,洋、洋哥都可以。他撇嘴笑笑。
    什么嘛!这多难为情。他娇柔一笑,两片红云蓦然染上双腮,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他的本性是这么顽皮。
    怎会难为情?叫叫看,叫习惯后让你不叫都不行呢!他双手攀着她的肩,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瞧。
    那我还是喊你汪洋好了,喊洋怪奇怪的。她甜甜笑着,内心更是喜孜孜地。
    好,不逗你了,我们去个地方,汪洋继续将她往外面带。
    突然,汪夫人朝他们走过来,挡住他们的去路,你们要去哪儿?
    我要出去,她自然得跟着我了。汪洋下愿隐瞒,也不想拐弯抹角,想让她带我彻底认识一下襄田镇。
    既然如此,这又是做什么?成何体统?汪夫人的目光放在他紧握着雪沁的手上。
    对不起夫人。雪沁立即抽回手藏在身后,发现夫人的脸色非常难看,多半是生气了吧?
    娘,你这是做什么?汪洋炯利的眸子微微眯起,再次将雪沁的小手抓起来握得更紧,是你说的,她已是我的人。
    少爷,别这么说。雪沁拉拉他的衣袖。
    汪夫人仰起下巴仔细瞅着他们,半晌不语,过了好一会儿才徐徐开口,那好,你们可以走了。
    我就知道娘通情达理,我们走了。汪洋对她笑笑后便带着雪沁直接走出大门。
    我总觉得下太对,以后我们在府中还是不要太明目张胆的好。夫人的眼神中有着对她的诸多下满,又怎么会轻易接纳她?虽然她是少爷的贴身奴婢,这一生仅能侍奉他一人,但是奴婢的身分是不可能改变的呀!
    我娘什么话都没说,不就代表她没意见?汪洋的想法可单纯了。
    不是这样的,她直摇头。
    你真的想太多了,我们就像我那些师兄和大嫂一样,同进同出,走遍每一个想去的地方,什么都别多想,嗯?虽然襄田镇的景色没有冽风庄山上美,不过此刻身边有她,这份美好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。
    瞧他这么开心,雪沁也绽出笑容,好吧!既然如此,那我也该甩开一切顾虑,今天就陪你玩一天。
    何止一天,还有今后的每一天。他嘴畔的笑对雪沁而言可是种说不出的欣慰呀!
    尽管未来的路非常难行,但她仍愿意闯闯看,勇于面对每一个挑战。少爷,襄田镇其实没有特别美的地方,我不知道你想去哪儿。
    你以为我带你出来,真的只是为了欣赏风景?他谜样的眼直勾勾瞅着她傻气的小脸。
    要不然你是?
    我只想跟你出府走走,两人说些体己话,不想受人干扰,更不想听你老喊着少爷少爷,即便只是表面上,仍让我受不了。他点点她的鼻子,知不知道你今天喊我几次少爷了?
    呃!一时改不了口嘛!她偷偷吐了下舌尖。
    那可不行,这样好了,我们来订个规矩吧!汪洋眼珠子轻转了下,如果今后你再喊我一声少爷的话,就得让我吻一次,怎么样?
    她吓得赶紧捂住小嘴儿,怎么可以这样?
    为什么不可以?他笑看她可爱的反应,而且我还不只要吻你的唇,还要吻你的眼、你的鼻、你的……那柔魅的嗓音带着诱惑,如果现在不是大白天,雪沁定会忘了今夕是何夕地陶醉其中。
    如果是在府中,我还是得喊你少爷。这点规矩还是得遵守。
    你还真麻烦,我要你改口,谁敢说话?
    不是敢不敢的问题,而是我不希望打破府里的规矩,让人讨厌。洋,体谅我一下好吗?她张着一对含带深情的眸,半带撒娇地说:好啦!就这么说定罗!
    也罢,算我说不过你。他一把将她揽进怀中,成亲吧!我们干脆成亲,那你就名正言顺的成为我的妻子。
    她低头羞赧地笑了笑,嗯,我等着这一天。
    那么今日就陪着我,去哪儿都行,就是别待在府里,那只会给我一种说下出的压力。他微敛下眼,说着这阵子一直埋在心底的郁闷。
    好,我们今天就在外头好好地玩一天。明知这话不该是她说的,但是雪沁此刻只想跟随着他,即便下地狱也没关系。
    还有件事我要你替我隐瞒。走了几步,他突然顿住脚步。
    隐瞒什么?她微愣。
    你想我能就此待在家里,成天做个无忧无虑的大少爷吗?他对她撇撇嘴,炯亮的眼底蓄满身为枭雄的责任感。
    当然不是,你要学着接掌老爷的事业。雪沁想想说道。
    或许这将是日后压在我肩上的担子,但我说的是现在的事。他相信元烽师父还是需要他们的协助,他也不会忘了自己该做的事。
    你是指?
    我可能不定时得为冽风庄出任务,有时候一出门得好些日子才能回来,到时候必须靠你掩护我,我不希望娘为我担心。他非常诚挚地望着她,愿意帮我吗?
    虽然不容易,但我愿意试试,也一定会尽力。这是好事,也是他负责的态度,而她爱的不就是这样的男人?
    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。他揽上她的肩,眼里充满情意。
    雪沁朝他伸出手与他的大掌紧紧交握,多希望他们可以永远心相系、情相依。
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