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言情小说网 · 言情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言情小说 > 想爱全麦吐司 >

第二章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方凯欣刚下楼走进烘焙室,就看见正在忙碌的凌羚,她踟蹰半晌才走过去,「我昨天遇到他了。」
    「谁?」凌羚疑惑地问。
    「前天晚上来我们店里买了全麦吐司的男人。」方凯欣走过去洗了手,帮忙揉起面团。
    「哦!他呀!」她抿唇一笑,「怎么了?-不是忘了跟他要地址吗?这次没忘了要吧?」
    「我要了。」方凯欣从口袋里掏出纸张,「厉害吧?」
    「耶!是挺行的呢!」凌羚点点头,一边在做好的蛋糕上挤上鲜奶油,再放了几颗核桃。
    「不过他看上的是。」方凯欣眉一挑,「而我也不喜欢这种软趴趴的男人,所以想问-愿不愿意接收?」
    「软趴趴?」凌羚开着玩笑,「-是指他的哪里?」
    「凌羚,我是跟-说真的。」方凯欣-起一双大眼。
    「好,那我也跟-说真的。」凌羚叹口气,「-真以为我的糕点没人买吗?需要我去接收那种自以为帅的男人?」
    「不,我没有那样的意思,只是问问而已,-若对他没兴趣,我当然也不会勉强。」方凯欣撇撇嘴,「看来是他命不好,我必须好好改造他了。」
    「呵!只要想到-跟他凑一对就很有意思。」凌羚咧开嘴,「-想,人海茫茫的,通常要找个人都很不容易,-竟在第二天又和他巧遇,不是挺有缘的?」
    「拜托,-这是在挖苦我吗?」方凯欣哀叹了声。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外头响起门铃声,凌羚疑惑地说:「开店的时间还没到,谁这么急呀?」
    「我去看看。」洗了手,方凯欣走出烘焙室,可这一瞧她却震住了!
    「你怎么来了?」她瞪着眼前带笑的男人,不知怎的,他看起来不再这么碍眼,「是不是想问我结果如何?」
    「结果?」
    方凯欣回头看看烘焙室,「凌羚在里面,我刚刚问过她了,她……」
    「她怎么了?」他装傻地问。
    「她不同意,我也没办法。」方凯欣耸耸肩,带点悲哀的神情看着他,「我很替你难过。」
    「是吗?」他也跟着虚情假意地叹口气,「她真不肯接受我呀?」
    「所以-!你只好把皮绷紧点。」对他眨眨眼,「我现在很忙,你可以回去了。」
    「等等。」翟士易上前拦住她,「我还没拿到我该拿的东西呢!」
    「你该拿的东西?」方凯欣皱起眉,「什么?」
    「-不是说了,要给我一张优待卡,本来我今天得下南部出差,可是为了它,我特地取消这次的行程,大老远跑来找-要呢!」他趴在柜台上,可怜兮兮地说:
    「-该不会后悔,不给我了吧?」
    「我……我怎么可能后悔,不是说好我拿过去给你?」这男人好怪,居然为了一张优待卡特地跑来?
    「我那儿太乱了,让-看见不太好意思。」他俊魅地回答。
    方凯欣没办法,只好写了张卡交给他,「优待卡给你,你应该没有其它事了吧?」
    「当然有了。」他诡魅一笑。
    「你要见凌羚?!」方凯欣摇摇头,「你死心吧!那是不可能的。」不是她喜欢他而不帮他,实在是凌羚眼高于顶,连她都觉得他不适合自己了,凌羚又怎么可能看上他?
    「不,-错了。我的目的是……」翟士易看她站得远远的,于是对她招招手,「-过来,这可是秘密,我要小声的告诉。」
    方凯欣摇摇头,没辙地走向他,「你有话快说,我真的很忙,得趁开门之前把蛋糕全--啊!」她捂着脸怒瞪他,这……这男人居然偷吻她,太可恶了!
    「你找死。」她朝他挥出拳。
    他立刻退到门边,对她露出抹可恶的笑脸,「别这样,-不是要追我吗?我只是顺-的意让-追,这不是挺好?」
    「你这是什么意思?」方凯欣晶亮的眼张得大大的。
    「我问-,男友吻女友的脸颊算不算过分?」像是怕被她的拳头伺候,他一直站在门边。
    「是不过分,可是我们还不算男女朋友吧?」她都还没展开行动呢!怎么可以被他吃豆腐。
    「我既然吻了-,就算是了。」他一手撑在玻璃门上,朝她绽放一抹无懈可击的笑脸。
    「真是油嘴滑舌!」方凯欣深吸口气。
    「不,-误会了,在美女面前我一向口拙。」他的嘴依旧咧得开开的。
    「你--」欺近他一步,她正想朝他那张可恶的笑脸再挥出一拳,哪知道拳头却停在半空中。
    方凯欣望着他……竟恍了神,因为她发现在他那张欠扁的俊脸上居然有双看似聪明的双眸,这是多么矛盾的组合呀!
    翟士易张大眸,原以为自己难逃被扁的命运,没想到这恰查某竟良心发现中途收了手?
    「怎么?舍不得打我了?」他还嘻皮笑脸的。
    「好可惜,真的好可惜。」方凯欣一边看着他一边摇头,「你明明应该很聪明的,为何要这样糟蹋呢?」
    「-光看我的脸就知道我聪明?」他轻笑。
    「我爷爷会算命、看面相,我从小跟着他学了一点,觉得你有种特质。」她端起他的脸仔细研究了会儿,「不用说,那张嘴也是很臭的。」
    「嘴臭没关系,我会一天刷三次牙,再喷芳香剂,保证香喷喷。」他还耍嘴皮子,「-快说,我有什么样的特质?」
    翟士易微扬起脸孔,做出一种自以为酷帅的表情。
    「欠扁的特质。」方凯欣放开手,双手-腰望着他,「虽然我很讨厌你,却又不能不追你,所以你最好表现好一点,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。」
    「是。」他蜷起嘴角,狭长的眼里闪过一丝玩味,「我一定会表现得很好,做个好情人是我最拿手的,」
    「请你不要贫嘴行吗?给你三分颜色,你可别开起染房来。」说完,她走进柜台,「我很忙的,你请便吧!」
    「那-哪时候才想见我呢?」他像是跟她聊上瘾了。
    「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去见你了。」方凯欣快受不了了,「我还要去做面包、揉面团呢!」
    「好吧!我走就是,我会想-的。」他那双眼瞳闪出多情神采,惹得方凯欣心口一窒,一时忘了呼吸。
    她赶紧别开脸,「少来了,你还不快走,我晚上去找你就是。」
    「这可是-说的喔!那我等-,别让我失望了。」他隐隐勾起嘴角,那笑又深入她的心坎。
    「好好,我从不食言的,你还不快走。」怕自己会泄漏太多心事,她迫不及待的赶他离开。
    直到他走远,方凯欣才吐了口气,折返烘焙室,就见凌羚抿在唇边的笑意。
    「-笑什么?有这么好笑吗?」
    「对,就是很好笑,我第一次看见-脸红心跳的样子。」她掩嘴说道。
    「-够了没?我哪时候脸红心跳了?」她皱起眉。
    「还说没有,少来了。」凌羚摇摇头,将烤盘放入烤箱中。
    「说真的,我感到很意外,没想到他会接受我的追求。」她以为翟士易应是对凌羚情有独钟才是。而她更没想到的是,他居然连要求见凌羚一面都没有。
    「算他长眼,知道-的好。」
    「说真的,第一次有男人要跟我交往,我还真的是很紧张。」方凯欣深吸了口气。
    「这-就要问我了,女人偶尔得扮演弱者,让男人疼爱、保护,像-这样还真吸引不了男人。」
    瞧凌羚审视的眼光,让方凯欣不自在极了,她这样有什么不对吗?
    「我觉得自己这样很好。」她抬头挺胸地说。
    「别挺胸了,又没看头。」凌羚挥挥手说。
    方凯欣错愕地看着自己的胸,难道真的这么惨不忍睹吗?
    「凌羚,-好狠,干嘛这么老实呢?」方凯欣挺悲哀地说:「这种事不用别人说,我也知道。」
    「所以-!-就必须穿着女性化一些,不要老是穿裤装了。」这是她给方凯欣的忠告。
    「-干脆杀了我吧!」方凯欣甩了下马尾,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,「-的意思是要我穿裙子?算了,我根本不喜欢那个痞子,就算喜欢,我也不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。」
    她鼓着腮继续揉面团,让凌羚看得忍不住笑出声,「别再ㄍㄧㄥ了,我知道-心里可兴奋的呢!」
    「凌羚,-再胡说我真的不理-了。」她面红耳赤的。
    「行,我不说就是,不要老羞成怒嘛!」
    烤箱发出当的一声,她立刻将面包拿出来,故作忙碌了起来。
    虽然她不再说话了,可方凯欣心里却没有因此平静下来。
    晚上八点一过,身兼家教的小菲从学生家里回来,见方凯欣仍在店里待着。
    她立刻上前问:「-怎么还不出去,他不是约了-吗?」
    可想而知这消息一定是凌羚那个大嘴巴放出去的。
    「不去就是不去。」因为她对自己这身打扮一点信心都没有,总不能一见面就要和人家打架吧?
    「怎么了?」小菲抱着课本走向她,「不喜欢他?」
    「没错。」这点她不隐瞒。
    「但也得交个朋友试试呀!说不定他有着-所不知道的内涵呢!」她望着方凯欣那支颐发呆的模样。
    「内涵?算了吧!他唯一的本事就是耍嘴皮子而已。」这是见三次面后她所下的定论,而且自认完全正确。
    「好吧!不过我还是希望-试一试,不试就放弃,太对不起想出这个方法的我-!」她抿唇一笑后便步上楼。
    方凯欣喊住她,「小菲。」
    「嗯?」她顿住脚步。
    「帮我看店,我……我想出去。」好不容易她挤出这句话。
    小菲咧嘴笑了,「-终于想通了,没问题,-快去吧!」
    「谢了。」方凯欣走出店外,坐上她的宝贝机车后便往翟士易的住处而去。
    依循着地址找去,就在他住处的附近,她看见了他!他正搂着一个美女,往他住的地方走去。
    瞧他们边走还边亲密地咬着耳朵说话,一股怒气顿时从她的胸口扬了起来,她立刻骑过去堵住他们。
    「嗨!你还记得我吗?」她停下车,一步步走近他。
    翟士易瞪大眼望着她那张带笑的怒颜,久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「-……-怎么来了?」
    「我怎么来了?」她-起眸,回他一笑,「这句话该我问你吧?早上是谁说约我晚上见面的?」
    「呃--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。」他居然把身边的女人推到前面去。
    「你!」好想挥他一拳,可是他竟然拿女人当挡箭脾?!亏她……亏她还被他的花言巧语惹得一时动了心。
    「我做错什么吗?-为什么要这么生气?」事到如今,装傻是他唯一能做的。
    「又是谁说我如果晚上不出现,他会想我?甚至还说我们是男女朋友?」她很闲,可以慢慢唤回他的记忆。
    「我……」他抠抠眉毛想了想,「我有这么说过吗?」
    「翟士易--」方凯欣火了,哪管女不女性化,连示警都没有就朝他的俊脸踢出一腿。
    「天……救命。」翟士易闪得快,还抓来一旁的女伴挡在身前当人肉盾牌!
    眼看自己就要踢错人,方凯欣赶紧收回脚,却一个不乎衡往后迭退好几步,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撞到身后的货车时,翟士易不知哪时候来到她身边,将她扶住。
    「急着做我的女人也不用这样嘛!如果摔伤可就不好了。」他咧着嘴,亮烁的眼瞳里闪着让她为之气结的笑影。
    「你……你不要躲在女人身后,像个没用的男人好不好?有本事我们单挑。」她向他下战帖。
    「单挑!」他往后一弹,「还是不要吧!我承认我没本事。」
    「你……」她深吸了口气,又吐出来,「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没用?算了,我还是先教你几招跆拳吧!」
    「教我?」他错愕地开始往后退。
    「士易,这粗鲁的女人是谁呀?怎么那么喜欢找人打架?」他身边的女伴终于按捺不住,走了过来。
    「对,这就是她的本性。」他握着女伴的手,「雅雅,我们还是先走吧!电影就要开场了。」
    「你们要去看电影是吧?」方凯欣走到他们面前,「我也去。」
    没错,她是对他没好感,但说好要追他,她就不会半途而废,又怎能输给他身边那个妖艳的女人呢?
    「什么?」叫雅雅的女人受不了地走上前,「-嫌打人不够,还要当电灯泡吗?天底下怎么会有-这么不要脸的女人?刚刚还说什么……士易会想-……天,我听了就想吐。」
    「-……」方凯欣想杀人了,可是她从不打女人。
    「怎么样?想打我?来呀!」雅雅抬起化了浓妆的脸,像是笃定她下不了手。
    方凯欣握紧拳,几度想出拳都克制住了。她何苦为了这么烂的男人对女人动手?
    闭上眼,她重重地说:「算了,不过我劝-,跟这种花心男人可要注意点,如果哪天他负了-,-可以来找我,我无条件帮-出气。」
    回到车边,她无力地跨上机车,而雅雅则勾紧翟士易的手臂,「谁要去找她呀!真是个怪女人。快啦!我们去电影院吧!」
    翟士易眼看方凯欣将车骑远,想起刚刚她眼中出现的一抹酸楚,于是拍拍雅雅的手说:「对不起,-自己去看吧!我突然想到还有其它重要的事。」
    说着,他便钻进停放在路旁的车,朝方凯欣离去的方向开去--
    「天,这女人骑车的速度还真快。」他已经猛踩油门了,竟然还是没看见她的影子!
    再试着转个弯,「啊!在那儿。」
    好不容易看见她,他立即加速朝她驶去,直到与她并行时,才降下车窗,「怎么了?气呼呼的走了?」
    她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用力转动把手,迅速往前狂飙……
    翟士易见状,忍不住撇嘴一笑,跟着快速追上她,「喂,我说小凯欣,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?」
    「你走。」她连看他一眼都嫌多余。
    「-好狠,我可是追了-好久才追上的。」他皱眉哀怨地说。
    「谁要你追呀!」
    「我就知道-吃味了,别这样,-看我不是为了-甩掉刚刚那个女人了?」翟士易舌粲莲花的想再次打动她。
    「我们不再有关系了,你走吧!」她将安全帽盖放下来,不想再听他说话。
    「-也太绝情了吧?」他猛踩油门跟着她。
    方凯欣这时不得不佩服他开车的技术,她都尽可能骑进小路了,他还可以紧跟着她。
    就在她要钻进巷子前,他突地将车头一转,猛地挡下她,害她一个煞车不及轻撞了下他的车头。
    「你还真是不要命了。」方凯欣拿下安全帽,下车检查他的车,发现有个小凹痕!该死,这种高级车她怎么赔得起?就算要修价钱也不低吧?
    「啊!」他也赶紧下车,这一看立即指着车头,「-撞坏它了,要赔我。」
    「赔你?!」她将马尾一甩,「凭什么要我赔你?是你自己挡住我的去路。」
    「是吗?不是-故意『吻』我一下?」他双手-腰,眼神流露色迷迷的光影。
    「你实在是……」她正要说他,突然瞄见有一名穿黑衣的怪人从巷口闪过。
    她当机立断地立即追过去,可一奔出巷口,却已不见那人影,只见翟士易摸摸鼻子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    「说,你到底得罪了谁?」她走回他面前蹙眉问道。
    「有吗?」他耸耸肩,状似不解。
    「你不要再装了好不好,你知不知道你有危险呀!」她赶紧将他抓到自己身后,左右望了下才说:「算了,我送你回去吧!」
    将自己的机车停妥,她回头道:「把车门打开。」
    「是。」他得意一笑,打开车门,「请进。」
    「你先进去。」
    她一副保护他的模样,认真得让他直想发笑。「是。」
    待他坐进车内,方凯欣也赶紧坐进去,压低嗓说:「快离开,出了巷口后往左。」
    「往左?可那里是单行道。」他看着她,还给建议,「我们往右好了,往右可以直达电影院,我们还可以去看场电影。」
    「你不要废话好不好?我说往左。」刚刚她明明看见那人闪到右边,她确定他肯定埋伏在那里。
    「是。」他眉一挑,依她所言的往左行驶,「糟……一定会被警察拦下的。」瞧整条路就只有他反方向开,还真够刺激。
    「到那里再往右。」她指着前方的一条小路。
    「-好像对台北市的路挺熟的。」有关这点,他还真不得不佩服。
    「我常骑机车帮客人送蛋糕,当然熟了。」她一边回答还不忘注意照后镜,看看后面有没有跟着什么可疑人类。
    瞧着她那副谨慎的模样,翟士易终于喷笑出来,「-这样子真的很像侦探,没丢调查局上班真是浪费人才喔!」
    「你能不能安静一点!」她指着前面,「那条路右转。」
    「要不-来开好了。」他还可以乐得轻松,顺便欣赏她那多变的可爱表情。
    「我……我不会开车。」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觑他一眼。
    「唉!早说嘛!」他只好认命听她的指挥了。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就像外国影集里的亡命之徒,在大街小巷里穿梭,直到到达翟士易住的大楼外,已是半个钟头之后了。
    「本来我只要十分钟就可以回来,没想到---」
    「嘘!快进屋去。」方凯欣冲下车,利落地绕到另一边,将还杵在车里的翟士易抓了出来,「你动作快点行不行?」
    「是。」他没辙地跟在她后头。
    方凯欣的身高将近一六八,并不算矮,但是站在一八二公分高的他身边,仍是显得这般娇小可人。可以想见一个娇小的女人保护一个大男人的样子,说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。
    「我不知道你家在哪一层楼,你走前面呀!」走着走着,方凯欣又将他往前推。
    「-真确定到我家后我就安全了?」他走进电梯,笑睇着她。
    「说得也是,如果你能告诉我对方是谁,或许我可以先去找对方谈判。」她双臂抱胸,蹙眉细想。
    「可我真的不知道我得罪谁了。」他又一脸无辜。
    「那上回跟在你后头的黑衣人呢?他们已经这么接近你了,你不会不知道吧?」她很疑惑地看着他。
    他耸耸肩。「我还以为我跟他们只是凑巧同路。」
    「你!」方凯欣还想说什么,电梯门适时打开。
    「我家到了。」这回换成他握住她的手,往前面那问有着一扇怪异的红铜大门的住家走去。
    方凯欣像刘姥姥逛大观园般四处张望,看着他屋子里清新的格调,「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吗?」
    「对,就我一个人住。」他帅气地坐进沙发内。
    她赶紧走到窗边看看外面,「一个人住连个照应都没有,我劝你最好装上防弹玻璃。」
    翟士易摇摇头,就近地轻揽住她的腰,「别忙、别慌,现在有-在,我可是一点也不担心。」
    「你!」她倏然回头抓住他的手,「你别乱来。」
    「我只是想贴近我的女朋友,并没有乱来。」他扯唇一笑,大手更不规矩地往上摸索。
    「你--」方凯欣拽住他,灵灿大眼直瞪着他逼近自己的嘴角,「你给我听清楚,我可不当你的众多女友之一。」
    他扯唇一笑,「这是当然。」
    「你说得倒容易,但我不会信你的。」用力推开他,她调整好身上的背袋,「我要走了。」
    「喂喂,-不管我的死活了吗?」翟士易挡住她的去路。
    「你们这栋大楼的守卫还满森严的,你只要再加装防弹玻璃应该就没问题了。」她又不是警察,没办法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保护他。
    「-就这么笃定?」他的魅眼直勾着她的眸。
    「看你住的地方……你应该是有钱人吧?去请个保镳吧!我走了。」她两手往他自以为无懈可击的俊脸一捏,便往门口走了去。
    「等等!」他不服气地追上来。「-不是说要倒追我吗?怎么我从头到尾都没见-采取行动或积极表现过?」
    他一手撑在墙上,高大的体格完完全全挡住她的去路,一双带笑的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瞧。
    「你小心我折了你的手臂。」她细眉一扬。
    「我……很怕,但我就算怕也不能让-走。」他耍赖着。
    她-起眸,对他挑起嘴角,「那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。」
    「-说。」
    「你留我是错误的选择。」砰!一记硬拳硬生生往他肚子一击,待翟士易痛得弯腰,她就乘机从他身边钻过去,出了大门。
    直到她走远,翟士易才挺起身,笑望着她的背影,「这女孩的确非常非常特别,或许可以在这次行动中帮我掩护。」
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