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言情小说网 · 言情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言情小说 > 公子爱耍酷 >

第二章

    眼看方辘的影子已渐渐消失,欧阳敏儿心一急也跟着加快脚步,但是雪愈积愈深,她的小脚动不了这么快,一个不平衡,她整个人又一次往雪地吻了上去,“砰”的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    “呜……讨厌啦!那个没心、少肺、丢肝的可恶男人。”她捂着鼻子爬了起来,却瞧见他那双黑布靴现身在她眼前,再抬眼看向他那张已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的表情后,她吸了吸鼻子,赌气的将大袄给拉得更紧些,跟着学他不说话地爬起来继续走。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方辘觉得耳根子好不容易可以清净些,也觉得这样不错。但是就这样子,一个时辰过去了,她还在辛苦的定着,连说声想休息都没。
    他忍不住狐疑的望向她,却发觉她的身子微微抖动着。方辘看得出来她已经很累、很累了,却仍然一声也不吭。
    “歇会儿吧!”他终于忍不住地开了口。
    欧阳敏儿闻言后定住身子,这时他才瞧见,那根给她支地的拐杖已被她给撑歪了,刚刚她根本就是靠自己的体力在行走的。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快步走到她身边,惊见她原本双腮的红润已不在,留下的竟是一阵青白颜色。
    “没事,继续走。”她鼓着腮帮子,用力推开他。
    “你不能再走了。”方辘将她拉到一旁树林里,想找一处可休息的洞穴。
    “你不要假慈悲,走开!”,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这丫头不但嘴巴坏,脾气更拗,才说她两句,就一副得罪她的模样将他推开。
    “你再这样下去,还没下山就会倒下的。”她虽然有练过几招拳脚功夫,但是还没有体能去抵御高山与平地的压力差异。
    “才不……”欧阳敏儿才刚脱口,整个人就这么瘫了下来……
    “表小姐!”方辘吃了一惊,在她落地之前赶紧抱住她,“你怎么了?你……”天!她的脸孔好冰呀!
    方辘眉心一拢,用力抱起她往另一侧走去,他记得这一带附近有几处石洞,应该可以暂时让她休息。绕了好几圈,他终于看见一座大小适中的石洞,虽然不是挺大,但可以御寒就行了。
    将欧阳敏儿抱进里头放下,他又找来几根干柴燃成一堆火焰,将石洞里的温度给烘高些……一整个下午他都在一点一点的加着干柴,一句话也没说。
    直到天色暗下,夜的氛围渐渐加重,寒气也一点一滴的溜进洞穴内。这样的冷空气让睡着的欧阳敏儿难受的动了动,跟着慢慢张开眼,面前微漾的火光也从朦胧渐转清晰。
    “方辘!”她看见了正在加柴火的人。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他表情凝重地审视她脸上的表情。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她看看自己,想不起自己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,她不是正在赶路吗?为什么会躺在这里?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这问题问得好。”他板起脸,似乎在气头上。
    好好跟她说,要她休息她不听,就非得耍性子,弄得又要延迟几许时候才能到达江南。
    “木头,你生气了?”她张大眼,灵灿的双眼眨呀眨地盯着他。
    方辘挑弄柴枝,瞬间泛起几许星芒,就如同他的眼神一般诡异。
    “又不说话了?唉……好无聊喔!”欧阳敏儿伸了个懒腰,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两声,但她还没开口,一个烤过的窝窝头就已递到她眼前。
    “呃……你怎么知道我饿了?”她笑着接过手,大口大口吃了起来。
    “看时间也知道,快趁热吃吧!”方辘别过头,专心地加着柴枝。
    “唔……好好吃喔!”欧阳敏儿咬了口,又舔舔唇,这单纯的模样道尽了这颗已经干硬的窝窝头的“美味”!方辘不懂,这个连狗都不理的东西,哪有这么好吃?看样子她对吃并不太挑剔。
    “我白天气得就走,根本忘了要带干粮,幸好你记得。”欧阳敏儿大口咬着。
    “我也没带。”他直说了。
    “什么?那这个窝窝头是……”她咀嚼的动作突然一顿。
    “是从你包袱里掉出来的,就这么两个。”
    “我的包袱……天!那是我来这的时候放在包袱里的,已经好几天了!”难怪……难怪这么硬。
    “我刚尝过,还没坏,况且那种东西本来就可以久放,只是会变硬而已。”他依然面无表情地说着。
    “唉,没关系,反正也没得吃了。”她拿起剩下的一半又继续咬了起来。
    其实也不是她对吃不挑剔,如果换作任何人,在逃婚两年多的日子里得经常餐风露宿,也定会像她这样,只要东西能吃,已是天大的恩赐。
    “你第二个缺点就是性子太硬、不听劝。”他挑眉瞪着她。
    “哦!”欧阳敏儿噘起小嘴,不以为意地笑说:“我的个性就是这样,这个是改不过来的。”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又何必知道自己的缺点?”他还以为她想改掉这些不好的习惯,看来他是太看得起她了。
    “我只是想知道,为什么你们会那么讨厌我。”她撇嘴一笑,“但这并不保证我一定会改,再说我欧阳敏儿绝不会为了讨好某个人而改变,除非……”
    方辘瞧这丫头弯起嘴角,那诡谲的笑容挂在她唇边,看起来就像是种阴谋。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就像他不该护送她回去的道理一样,方辘明知不该问,却还是问出口。
    “除非你也会为哪个女人改变自己,嘻嘻……”就因为她知道他这种死都不改的闷葫芦个性,欧阳敏儿才故意他这么说。
    方辘脸色一变,神情转为僵硬,主动转了话题,“夜晚不适合赶路,现在离天亮还早,你再睡一下吧!”
    “呵!就会撇开话题。”欧阳敏儿吊了下白眼,接着又望了他一会儿,直见他还在那加柴火、拨火星,于是问:“你怎么不睡呢?”
    “你先睡。”他连抬眼看她一下都没。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你先睡,否则我怎么知道我睡了之后,你会不会对我怎么样?”她俏皮地对他眨眨眼,跟着爬到他腿边抽过他手中的枯枝,“我来替代你,放心吧!我绝不会睡着,也不会把火给弄熄了。”
    “表小姐!”方辘一愣。
    “你快睡,如果你累坏了,我可没法照顾你。”见他仍是动也不动的,她立刻扑向他,推他到一旁。
    方辘本不想让开,可见她不知轻重的老毛病又来了,只好往旁边一闪,但他仍未躺下,只是闭上眼睛盘着腿打坐,“想不想听听你第三个缺点?”
    “没想到才不到一天,我已经被你说出这么多缺点了。”她耸耸肩,摊手一笑,“好吧!也不差这一点,你快说。”
    “你第三个缺点就是没有身为女人的自觉。”他张开眸,看着她那天真中带着淘气的甜美笑脸。
    “身为女人的自觉?”她一脸疑惑。
    欧阳府中有十个孩子,欧阳敏儿是老么,也是唯一的女儿。因此,她可说是从小在男人国中长大,对于什么是男女有别、男女授受不亲,她是非常茫然,甚至连一丝丝的概念都少得可怜。
    “对,你是女人、我是男人,以后要记住这点。”他极有耐性地教着她这些观念,“不只是我,只要是男人,你都该保持距离。”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对表哥、还有那个该打的柳清,我也要保持距离罗?”欧阳敏儿眼珠子轻转地问道。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唉!没想到这丫头对男女不同的知识是这么低。
    “如果我不保持距离呢?反正这些年不是一样过来了。”这种简单的道理,放在她脑中就变得非常复杂了。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一面对她奇奇怪怪的疑问,方辘竟变得哑口无言。
    唉……反正送她回去江南后,他与她就将永远都没有交集,他该说的大概也只有这样了。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她却兴致盎然地等着他接下的话。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只要记得,无论是谁都一样就对了。”说出这句话后,方辘便再次闭上眼,不再多言。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欧阳敏儿好奇地还想多问些,却见他已闭上眼不理人了。
    怪男人,哪有人坐着睡觉的,他是在展示什么怪异的绝招吗?
    看着眼前那点点星光,与跳跃的火花,欧阳敏儿竟在不知不觉中笑了,这一路上有他陪伴似乎也不错。
    ☆☆☆wwwnet.net☆☆☆wwwnet.net☆☆☆
    冬阳才刚露脸,空气中仿佛已出现了丝丝温暖的气味。敏感的方辘张开眼所看见的,就是欧阳敏儿斜倚在墙边打盹的模样。瞧她在睡梦中还拿着木枝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动着,好像这样就代表她所说的“绝不会睡着,也不会把火给弄熄”的意思。
    不过火还真的没熄,但也只剩下残余的红影……可见这丫头还真的撑到天快亮了才忍不住睡去。
    突然,她的小手又动了下,这感觉让他心头产生一股……仿似心疼的感觉,想她这两年多来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,逃婚的生活应该比现在还难熬,可她还是熬过来了,不过既然如此,她现在又为何要回去成那捞什子的亲呢?
    “哈……啾!”突然间,她打了个喷嚏,转身又睡去。
    方辘赶紧拿过她手上的木枝拨动那柴堆,趁还有热气,再将碎木屑放入,一点点的让它继续燃烧生热。
    瞬间,阴冷的洞内又暖和了起来,欧阳敏儿紧蹙的眉也渐渐放松了……但紧抱着身体的动作却依然没放开。
    方辘见了,便褪下身上的兽皮大衣,为她盖上。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不知是这大衣太沉了,还是上头的毛皮味儿刺入她的鼻息,欧阳敏儿慢慢转醒过来,“天,我又睡着了!”
    “你才睡了一会儿而已。”他淡淡的说。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把兽皮大衣给我盖了?”她这才看见自己身上多了件重物。说它重,它还真是重,幸好她不用穿着它走路,但就不知方辘干嘛弄一件这么重的大衣,难道他不嫌碍手碍脚?
    “谁教你冷得发抖。”虽然方辘回答得很简单,但欧阳敏儿心底却微热了起来。
    回忆以往在家的时候,她是被九个哥哥和爹娘疼在手心里的宝贝,但是一出欧阳府邸大门,所有人却都当她是毒物、瘟疫,避之唯恐不及,今天方辘却让她第一次感受到……原来外人也会给她温暖的。
    “你快穿上吧!会冷的。”她用两只手,将重重的衣服“搬”给他。
    方辘无所谓的接过手,简单轻松的往自个儿身上一披,活像它是羽毛做的,连点儿重量都没!
    “你睡够了吗?”他突地扬眉看向她,却发现她正用一种与平时不太一样的怪异眼神瞅着他。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她赶紧收回视线,笑着点点头,指着那柴堆,“看,我都没把火给弄熄了,它还烧得好旺喔!”
    方辘唇角淡不见影的一勾,才说:“嗯,你做到了。”
    “耶!好棒。”她开心的跳了起来,但同时间肚子又叫了声,这让她难为情地抱着肚子,小声问:“还有没有窝窝头?”
    “没了,今天我们到镇上吃去。”他看看天色,“可以走了,否则下山后就只能吃午膳了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走吧!”但她随即又摸摸脸,“我好想洗把脸。”
    方辘正要把火给熄了,但一听她这么说,他便起身走到洞外,顺口说了句,“等一下。”
    欧阳敏儿好奇地跟在他后头,就看见他找到一颗树,上头有着很大的果子,而也因为天寒地冻的,这大果子早已干掉,只剩下坚硬的外壳。方辘顺手捡来一粒小石子朝它弹指一击,就见它应声掉落,方辘将它接在手心上,然后在欧阳敏儿张口结舌下,一个手刀把它劈成两半,将里头用雪水掏洗干净,再装满雪,拿回洞穴里吊在火上头烧。
    欧阳敏儿惊奇地看着这一切,早已是震愕的说不出话来,方辘这也才发现原来她也有除了睡觉之外的安静时刻。
    但他的“发现”并没维持太久,她好奇的小嘴就连连发出疑问,“这果子怎么不怕火烧呢?还有,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这种果子?它又是什么?”
    “它是冬椰,和一般江南所生长的不同,为了适应寒气,这种果子会将所有油份全锁在壳里,因此它非但不会助燃,还可防燃。”他看着原本冰冷成霜的雪渐渐融化,接着更冒出温暖的烟雾。
    “你可以洗了。”他试了下水温,再将它提到她眼前。
    欧阳敏儿从刚刚就一直维持着她那张着小嘴的诧异神情,直到看见眼前那壳内温热的水在她面前冒烟时,已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!
    她只是说想洗把脸,而且她一向是跑到雪地里拿霜粒搓搓脸就算了,没想到他……他居然弄了一盆……不,是一壳子的温水给她,让她刚刚还误以为他是自己想喝热水才搞得这么麻烦。
    “怎么了?还不快洗。”他皱起一双剑眉。
    她吸吸鼻子,看着他的眼眶微红了起来,但却笑得特别甜,“好,我洗……我马上就洗……”
    捧起热热的水,她直往脸上抹,虽然壳干了,但因壳内有油份所致,水中还带了股温润滑泽的香气。
    她在洗脸的当口,方辘也静默的将柴火用雪给掩覆起来。
    直到欧阳敏儿洗好后,看他依旧是那副矜冷不语的表情,忍不住上前抱住他,“方辘,你好好喔!真的,第一次有外人对我这么好。”
    方辘的身躯一绷,万万没想到她会用这么直接的方式来表达谢意,跟着他抚上她的小手,将她抓下来,“我说过,男女有别,以后别这样。”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欧阳敏儿噘着嘴儿,一脸难过,“我只是……”
    “你这种行为也是上官宫主和柳清害怕你的原因,毕竟他们全都是已有妻室的男人,若让妻子看见他们被个姑娘直抱着、搂着,那些做妻子的又做何感想?”他边说边走到外头,“你就要成亲了,应该设身处地的为她们想想吧!”
    “设身处地……”她微皱着眉,“如果我将来也得嫁人,倘若有小姑娘抱着我那未来的相公……”
    欧阳敏儿愈想愈不对,追上他的脚步说:“好难呢!因为我还不知道未来相公长得什么模样,就算他被其他姑娘抱着,我也没感觉。”
    方辘闻言,只是闭上眼,强忍住“投地撞雪”的冲动,好声劝道:“你可以设想如果你喜欢他,这样懂吗?”
    “喜欢他?”她低着头怎么想都想不出来,跟着她睁大眼说:“那我能不能拿你代替他?”
    方辘震住脚步,“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“因为我现在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,如果我要嫁的人是你,又有小姑娘对你……”突然,欧阳敏儿不说话了,她直愣愣地望着他。
    方辘被她看得浑身发毛,继续他的脚步,“你不该拿我当对象,因为那样你依旧是想像不出来的。”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说表哥、柳清他们已成家,那你呢?会不会有天也要成家?”她突然换了话题。
    “没想过,应该不会。”方辘敛下眼说。
    想不到欧阳敏儿竟重重吐了口气,“哇……好险好险,那你答应我,除了我之外不能让其他姑娘对你投怀送抱喔!你不知道我刚刚这么想的时候,心有多痛呢!”
    她这番心无城府的天真话语,竟让方辘的心脏敲出恐怖的音律,还一声比一声强大的敲击着他的心窝……
    天!这丫头在胡说八道什么?看来他这次的恻隐之心是施放错了对象!潜意识里,他的脚步愈走愈快,已将欧阳敏儿整个甩在后面。
    “方辘,你等等我呀!”欧阳敏儿快步追过去,“你干嘛走得这么快,雪地很难走耶!”
    “你再胡说,我就不再理你了。”他的声音又下沉了,一颗心着实已被她给搞得混乱不堪。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说我胡说?我只是拿你举例而已,是你自己说的,如果……”
    “够了!”他怕她愈说愈离谱,到最后两人的关系会因为她这几句话变得乱了调,而这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。
    何况,他是决计不会让一个女人给锁住一辈子,在看见她这副缠劲儿后,对那些雌性动物他更是望之生畏,怎么都不可能拿自己下半辈子的清闲做赌注。
    欧阳敏儿难堪地瞪了他一眼,本来的好心情全都毁了。原来是她会错意,原来他跟旁人没两样,一样对她这般冷漠无情。
    可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在与他单独相处这一天之后,再面对他,她的心会变得沉甸甸的?
    “哎哟!”因为不专心,欧阳敏儿的右脚不慎踏进了雪地窟窿里,痛得她大叫了声!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方辘定住脚步,旋身朝她望去。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她用力将小脚从雪堆里抽了出来,强力保持平衡地走着,因为她不想再成为他的累赘。而方辘则直觉疑惑地看了她好一会儿,没发现什么异样后,便继续朝前迈步。
    因为欧阳敏儿的脚踝直发疼,她只好不时以口渴要喝水为由停下休息,但这么一来,原本可以早点下山的,却因为这一耽搁,下山时已近午时,他们还是来不及吃早膳,只能稍稍提前吃午膳了。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”方辘终于开口,问出下山后的第一句话。
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她双眉轻拧,咬着下唇看向另一旁。
    “那就就近找间小店吧!”山脚下不会有什么好的客栈或酒楼,若是可以找到一间野店就算不错了。
    她没说话,咬着牙继续往前走。看着她这副固执的样子,方辘忍不住摇摇头,也跟在她身后走着。
    终于,他们看见前面有家野店,方辘立刻对欧阳敏儿道:“就这一家吧!”
    “这家店……”欧阳敏儿皱起眉,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,“方辘,你那天回宫的时候有经过这里吗?”
    “没有,我一向从另一条路上下山,但这次得前往江南,走这条路比较近点。”方辘看着她,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我前阵子上山时有经过这里,但并没发现这家店。”欧阳敏儿眨着大眼说。
    “你一定是记错了。”方辘撇撇嘴,“通常女人对方向、地理位置是最迷糊也最不在行的。”
    “谁说我也是?这两年多来我早就训练得很有方向感了。”欧阳敏儿最气旁人看不起女人了,这个臭方辘又凭什么这么说她?
    “我……好,算我说错话。”方辘收回黏在她脸上的视线。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你也跟其他男人一样。”她拐到他面前,“我收回之前所说的话,什么你是不一样的,你非但一样,而且还更过分。”
    她的责骂他早已习惯,所以并不在意,然而他在意的却是她一跋一跋的怪异动作。
    “你的脚怎么了?”他逼视着她的脚。
    “我哪有怎么了?”欧阳敏儿用力抽回拐伤的脚,直指着那家野店,“不管它是不是新开的,我们先去吃东西吧!”
    她知道他站在她身后观察着她,所以她咬着唇硬是不肯露出半点破绽,直到进入店里,他又问:“是不是在山上就扭伤了?”
    “没有,我饿了,快点叫东西吃吧!”她倔强地不肯多说什么,直接找了张椅子便坐下,将方辘甩在一旁。

顶 ↑ 底 ↓